首页>资料>亲历韩叙大使与老布什的友情
资料

亲历韩叙大使与老布什的友情

打印字号:

卞  庆  祖

1985年至1989年我偕夫人韩文君去驻美使馆工作,这是第二次前往美国常驻任职。我们赶上了中美建交后两国关系“蜜月期”的那段好时光,不仅经历两国关系中的一些重要事件,还有幸亲历韩叙大使宴请老布什家人的高级外交活动,见证韩叙大使与老布什的特别友情。

上世纪80年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

自1979年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至90年代初冷战结束,也就是中美两国建交后的头十年,是中美关系发展的良好时期,两国关系得到较大较快的发展。在政治上,两国高级领导人经常进行互访,邓小平副总理和李先念主席先后访问美国;美国里根总统和布什副总统也相继来中国访问,两国不仅在科技合作和文化教育等方面交流频繁,而且中美两军交往也有大的发展,军队高级领导人实现了多次互访,还有军事技术方面的一些合作,美国当年出售了黑鹰武装直升机给中国。特别是中美双方在经贸领域保持了很好的发展势头。1981年两国贸易额55亿美元,1986年上升至90亿美元,到上世纪90年代初已超过200亿美元。1986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就有20多亿美元,成为外国在华投资最大国。这些都增进相互了解,促进了两国关系的发展。这段时间被称是中美关系中的“蜜月期”。美国学者甚至说两国是“心照不宣”的“同盟”关系。

韩叙大使广交朋友,与老布什友情最特别

在上世纪80年代,中美关系平稳快速发展,两国民意和社会比较友好。正是这样相对宽松的大环境,有利于中国外交人员在美国开展“广交朋友”的工作。周总理教导外交人员,外交工作首先是做人的工作,朋友越多越好。讲起外交人员在美国广交朋友,不得不说前驻美大使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前会长韩叙同志。韩大使贯彻落实周总理关于做人的工作和广交朋友的指示,身体力行,为众多外交干部带了个好头,树立了榜样。韩叙大使是驻美使馆里结识美国朋友最多的,在使馆举行包括有上千宾客参加的国庆招待会等各种外交活动中,他几乎能认出半数的友人。韩叙大使是“用心”交朋友。每次活动结束,他都会在留下朋友名片的背后做各种记录,等下次再见时不仅能叫出友人与配偶姓名,还知道有的对方特点和兴趣爱好。韩叙大使有很多笔记本,记载了他接触过的客人的详细情况。所以当他见到朋友时,可能会说“今天是你父亲的生日,这束花是送给你父亲的。”这种方法使他赢得了很多朋友。只要以他的名义请客,他对每一个细节都很关注。有次韩大使宴请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夏亨利(Henry Sailer),看了宴请菜单后说,夏亨利喜吃干炸丸子,加这道菜吧!这件事不仅使夏亨利感动万分,而且也令我受益匪浅。韩叙大使留给美国朋友深刻印象的是,他“友善,热情,真诚,勤奋,平易近人和富有魅力”。

韩叙大使在美国广交朋友,要算与老布什的友情特别,友谊深厚。他在上世纪70年代任驻美联络处副主任时就结识老布什。老布什来华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之后,与韩叙有了更多的交往。1985年韩叙出任驻美大使,和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布什重逢,友情更深了。1978年老布什在一次宴请时许下诺言:不管今后是否当选美国总统,他都要偕夫人出席韩叙为他们设的家宴。美国的外交习惯是,总统和副总统一般极少出席外国驻美使馆的活动,更不去参加各国大使在使馆举行的宴请。然而韩叙大使在美国任职期间,布什副总统却破例每年新年之前来中国大使官邸做客,很多其它国家驻美大使对此羡慕不已。更为特殊的是1988年11月老布什竞选总统成功后,还应韩叙大使之邀,来到大使官邸同中国朋友共庆圣诞佳节,这在美国外交史上是极为特殊破格的一例。就是在这次宴请活动的夜晚,韩叙大使赞扬了布什夫妇对中国人民的感情,对布什竞选胜利表示祝贺,希望他当选后中美关系能在三个联合公报的基础上健康平稳发展。老布什说在他还没有正式上任美国总统之时,就处处感受了中国的友情。表示愿尊重中美之间的三个联合公报,保持两国“强有力的关系”。他还热忱地表示上任总统后,首先要到中国看望他敬仰的邓小平,还悄悄告诉韩叙大使这件事情美国国务院还不知道。因为美国新总统上任后,就先出访北京而不是出访盟国,显然不是惯常做法。老布什宣誓就任总统后一周正式公布了他将访华的消息。后来老布什夫妇实现了访华,会见了邓小平。

在老布什看来,韩叙大使“为推进中美关系做出了许多卓越贡献”,是“中国的杰出代表”。由于韩叙大使同老布什的深厚友情,韩叙会长在1994年逝世后,老布什夫妇在唁电中写下这样的评价:“韩叙是个好人,他能高度巧妙地处理棘手问题,与他合作是令人愉快的”。他们的唁电不是打印出来的,而是老布什本人亲笔写的。

亲历三次高级的外交活动

韩叙大使从1985年上任驻美大使后,每年圣诞节前都要举行一次宴会,与老布什夫妇以及他们的亲友欢聚。为衬托友好和节日欢乐的气氛,韩叙大使提出要使馆的外交官在餐后表演几个小节目。我爱人韩文君是女高音歌唱演员,在这场合自然可以发挥作用。因为大使官邸没有钢琴,我这个还会拉点手风琴的外交官,也就作为伴奏滥竽充数了。这样,我们俩人非常有幸三次参加了极其高级的外交活动,成为我人生经历的亮点之一,终身难忘。

1986年12月23日,时任副总统的布什应韩叙大使的邀请,到中国大使官邸过圣诞节,同他一道来的有他夫人芭芭拉一行十余人。在宁静幽雅的华盛顿使馆区里,穿行着各国驻美使馆邀请的美国客人。但是,毫无疑问,在各国驻美使馆邀请的美国客人中,副总统布什能到中国使馆过圣诞节是不同寻常的。布什副总统到中国大使官邸和大家一一握手后,就站着同韩叙大使聊了很长时间才入席。宴席上的主要话题是叙旧,布什谈了很多他当驻华联络处主任时对中国的印象,对北京的印象。在那天晚上,活动的高潮之一是韩文君为美国客人的演唱。我用手风琴为她演唱伴奏,“发挥得不错”。我们还唱了中国民歌《敖包相会》,夫妇配合“默契”。布什听完后很高兴,带头鼓掌。他走时握着韩文君和我的手说,歌唱得很好,今年圣诞节过得愉快极了!这时,韩叙大使说,希望下一个圣诞节还能来中国使馆过,布什副总统当即很爽快地答应了,以后连续三年圣诞节,老布什都是应韩叙大使的邀请,到中国大使馆邸过的圣诞节。

笔者拉琴“妇唱夫随”

第二次活动是在次年元月5日。老布什邀请韩叙大使夫妇和参赞杨洁篪夫妇到他官邸作客。在邀请中,他还特意提到:“别忘了请那对会唱歌的夫妇也到我家来,我和我家人都喜欢听他们唱歌”。美国副总统官邸离我们使馆不远,只有几个街区的距离。由于韩大使那天事前已安排重要活动难以更改,因此只有我们和杨洁篪夫妇驱车前往了。老布什夫妇居住在美国副总统官邸,而副总统办公地是在美国白宫西翼的西头。副总统官邸原是美国海军天文台一号楼,是一座白色外墙的两层建筑,建于1830年,1974年美国国会决定划归为副总统官邸。比起5100平方米的白宫,只有850平方米的副总统官邸要小得多。我们一行四人到了老布什家,先看到很大的大厅和壁炉。他邀我们参观了他的官邸,“你们参观参观我的住室吧”。美国副总统官邸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豪华,那么富丽堂皇。令人印象深刻和感受到他对中国情感的是,卧室中有一个中国古董专柜,这些古董主要是他在中国担任驻华联络处主任时收集的。那天,老布什还邀请了其他几位美国高官和美国空军的一位女高音歌唱家。

笔者夫妇面向老布什夫妇唱

1988年12月22日,正当老布什即将就任美国总统的前夕,他又一次到中国大使官邸同中国朋友共庆圣诞佳节。与老布什夫妇一道来的有他们的小儿子马文·布什和老布什的堂妹玛丽·布什等共16人。在老布什即将就任总统之时,来宾们都显得特别轻松愉快,他本人更是神采奕奕,精神抖擞。为了中美关系良好发展,为了祝贺他当选成功,大使馆的厨师们拿出了超常的手艺,准备了极其丰盛的宴席,有烤鸭、烧牛肉、炒面、鱼翅汤和汤圆。宾客们对这几道中国菜很有兴趣,边吃边聊,笑声不断。在餐后的余兴活动中,先是使馆参赞江承宗献上一首藏头诗“腊月欢聚韩家村,勃勃兴致佳酿品。卜来什年兆头好,芭氏鹤立得人心。”这首诗把芭芭拉和布什的名字都嵌入其中,让两人喜笑颜开,客人们热情鼓掌。韩文君演唱了美国圣诞节期间最流行的艺术歌曲《圣诞之夜》。这首歌旋律优美动听,在美国家喻户晓。老布什夫妇同坐一张沙发,欣赏“妇唱夫拉琴”的时候,大厅里出现奇特的雅静。韩文君用英语演唱,声情并茂,受到欢迎。有人注意到老布什夫人芭芭拉竟被歌声中宗教色彩的情调和中国人能演唱这首圣诞歌,而感动得流下了眼泪。随后大家还一起唱了脍炙人口的美国民歌《铃儿响叮当》和《你是我的阳光》,让宾客们非常激动。最后,韩大使夫人葛绮云还把安放好她事先在红绸上写的“龙鹰”两个大字的镜框送给了芭芭拉,在“龙鹰”旁边还有“中美友谊万古长青”的小字。芭芭拉接受礼物后热情拥抱了葛绮云,并仔细看了中文的芭芭拉三个汉字。对这场富含人情味的聚会,我们一些老同事时隔近30年坐在一起时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1988年12月22日的夜晚,在中美外交史上也是一个值得存有记忆的夜晚。12月25日的《人民日报》以“腊月欢聚韩家村”为题发了一篇特写,美国和海外报纸也作了报导。

老布什夫妇和笔者夫妇

老布什、韩叙大使和笔者夫妇

上一篇:first article already! 下一篇: 浅析2017上半年中美关系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版权所有京ICP备案05087056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台基厂大街一号 邮编:100740 联系电话:010-65122474

联系我们 公告通知 视频 资料 荣誉奖项 出版物